Lumi_水下呼吸中

What did they aim for when they missed your heart

本命Emiya,墙头无数,填坑蜗速,cp倾向混乱邪恶

潜水中(说着吐了个泡儿)

【枪弓】不管怎样老子吃定你了(?)

#搞!笑!恋!爱!向!ooc不可避

#切爱丽cp向内容出没,卫宫家全员亲情向有

#fgo背景,设定有修改,为了发糖

#如题,有一点全职梗,希望不要介意(……)注意避雷吧

#刷夜轰趴狼人杀之后(……)的修仙产物,只是为了爽,逻辑混乱情节神转折,先吐出来,日后有时间大改

#虽然说好ooc了,但如果玩过头了要跟我说(……)

————————————————————

“真的很漂亮。”

白鹮翎羽编织的刀刃穿透了骸骨兵的身躯,融在一片黑尘之中,再也无法辩识。

“为什么小黑会说漂亮呢?”爱丽笑盈盈的看向自己肤色略黑的女儿。
其实不算是女儿。身为天之衣的爱丽,不是伊莉雅的亲生母亲。但,那个一直守护着沉默寡言的红衣守护者的爱丽,把自己的意志交给了她,让她觉醒了完整的人格和记忆。

拥有接近神的存在,和接近神之光辉的母性。

“也许是因为,这是为了守护所爱而发起的战斗。”小黑说出了答案。

“小黑答对了哟~”爱丽的眼角渗出温柔的笑意。

“那个人和我说过,身为机器是没有办法战斗的。是他教会了我,带着真实的情感,真实的想要守护所爱之物想法去战斗。

“——完成了以后,他才发现他搞错了。”

“人类在战场上并不占优势,只有少数的人类能够成为超越极限的战士,他们被称为英雄。而得不到那样力量的普通人,为了更有效率的杀戮,反而会把自己化作机器。”

“那个人他自己,也是在把自己变作了机器在战斗着。”

“那个人以他教给我的那种热烈,爱着我,为了我和你的姐姐陷入挣扎。”

小黑知道。选择了她妹妹的切嗣,和选择了正义道路的切嗣。她因前一个选择,从伊莉雅的人格中分离。她曾怨恨自己的诞生,怨恨自己不被承认的事实——然而最后,姐妹还是为了彼此而战。

小黑理解爱。

爱丽理解爱。

爱丽的切嗣同样理解爱,不论他最后救赎的那一个人,是伊莉雅,还是士郎。

——那成了守护者的切嗣呢?

“不管他听不听的到。我都会,一直——”

一直守护着他。

库丘林也在那天的修炼场。尽管并不是克制的职阶,他还是被斯卡哈撵了去。

他听到了。然后他开始犯迷糊。

早就知道“卫宫”这个姓氏下面都是一群麻烦的人……

麻烦到,他身为英雄的骄傲和自尊,都好像被侮辱了一样。

那嘲讽的冷哼,是在说:你这个大英雄的那点脑容量,理解不了尘土之中蝼蚁的挣扎。

好气啊。气的想找个人好好打上一架。

于是他在厨房门口拦住了惹他生气的对象。

今天的库丘林不太对劲。

“老子想打架。”猩红色的眼睛里喷吐着怒火。

“没空。”

一拳揍了上来。

……然后就打了起来,在伽勒底的走廊里。

没人劝架,御主带着一半的从者跑去了特异点,别的员工早躲远了。

最后卫宫被蓝衣枪兵仗着筋力优势按在了墙上。

“闹完了吗,你这不讲理的疯狗。”

“不许叫——”

说到一半停了。红色眼眸里的火熄灭,整个人的气势都暗了下去。

他松开弓兵的衣领,一言不发转头就走。

然后被突然拉住,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地砖。

“你最好解释一下。”

口吻冷漠,但是习惯了听弓兵讲话自带翻译器的枪兵,感受到了钢灰色视线里的一丝担忧。

更气了。

他喜欢这个家伙。没有道理的喜欢。

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办法承认。

一次次看着对方把自己逼到死角,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活人看待,像个机械一样战斗,不论是和敌人还是自己……

他受不了。

明明身为英雄却没法保护他,明明身为英雄却放不下身段去保护他。

那红衣的背影,在他看来是大写的拒绝。

再次转过身,面对着那两道永远紧蹙的白眉,和微微张开似乎又要说出什么讨厌话语的嘴唇——

库丘林放弃了思考。

他吻了上去。

氧气被剥夺的时间似乎有一个世纪。

两人终于分开的时候,弓兵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空白,然后,带着一丝窒息造成的潮红,突然挑起嘴角。

“哼。”

库丘林不关心那笑容的来由,是因为看穿了他的心思,还是单纯的以为,那吻就是个心血来潮的恶作剧。

他下定了决心。

“不管你怎么想。”

“以后。”

“老子……”

突然语塞。

该怎么说?

“一辈子守着你”什么的,也太……

Master某天看的甜筒广告突兀的闯进库丘林脑海。如此自然而且水到渠成。

“吃定你了。”

END

番外小剧场:

(躲在拐角偷看的小黑:嘿嘿嘿~

哥哥竟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

不给我和伊莉雅做好吃的就告诉妈妈喔~

茶:【满面涨红把狗一脚踢飞】)

————————————————————

爽完就跑真刺激诶嘿~不负责售后~

评论(5)
热度(84)
© Lumi_水下呼吸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