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水下呼吸中

What did they aim for when they missed your heart

本命Emiya,墙头无数,填坑蜗速,cp倾向混乱邪恶

潜水中(说着吐了个泡儿)

【片段】失陷虚空

#终局特异点剧透有,ccc活动剧情有

#黑茶相关,有微乙女(或者百合)倾向,注意避雷

——————————————————————

“芙?”

听到白色松鼠的叫声,伏案工作着的白色实验服少女抬头。房间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推开了。

“玛修。”

立香抱着枕头被褥,头发凌乱。一贯的温和声音现在微微颤抖。“玛修,我做了噩梦。能陪我待一会吗?”



终局特异点之后,她们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分享同一床被子的温度。身旁少女的体温让立香感到安心。

那是健康的生命的温度。芙芙——或者说,Beast Ⅳ——以自身知性的消亡,为原本注定早逝的少女换取了作为普通人活下去的机会。伽勒底最深处阴影里被遗弃的种子,终于在大家的帮助下,能够在阳光下生长。立香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奇迹,如少女现在的体温般灼烧进她心中的,梦境般灿烂的奇迹。

——然而,就连奇迹,也不能拯救所有人。



“玛修,你觉得……死亡是不是最糟糕的?”

立香知道自己差点死掉。或者说,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在平行时空的另一侧,在永远不会相交的世界彼岸。

是莉莉丝救了她。像是安徒生讥诮着却又深爱着的,以生命去爱一个人的小美人鱼,所做的那样。

BB,莉莉丝和利普。诞生自代码的她们,本就没有生命,所以也无所谓死亡。只要保存下灵基资料,就能以伽勒底的召唤系统重构——像是老套动画电影里的情节,机器人伙伴即使坏掉了无法修复,只要留下了设计图,再造一个一样的出来,依旧是完美结局。

——也许有人认为,这样对原来的机器人不公平。但是立香还是会喜欢,因为死去的机器人也好,重生的机器人也好,那些代码是不变的,那些真实的笑容的温暖记忆,完好无损。

这就够了。

立香意识到,自己怕是软弱的无药可救。她忆起一年多以前大火中的管制室,其他的细节恍若隔世,只有玛修纤细手掌冰凉柔软的触感,一清二楚。她那时真的有一瞬间想过,就这么死掉也没关系的——虽然快要在恐慌和疼痛中窒息,但是有人和她一起,刚刚认识的和她差不多大的有点奇怪的女孩子,要自己握住她的手。

立香对自己小火炉般的体温很是骄傲。一直没心没肺的自顾自活着的自己,突然有了去温暖别人的机会和能力,她很开心。

这就够了。


玛修的回答她没有听清。她只是让玛修看到自己害怕的心神不宁,然后接受了一个隔着睡衣的拥抱。

——最糟糕的,不是死亡,甚至不是面对他人的死亡却没有出手挽救的能力。

而是目睹死亡和毁灭带来的痛苦,却没有一丝一毫纾解的可能。


伽勒底的三个Emiya,有一个死在了最终战。从者死亡是常有的事,但只要和伽勒底的契约还在,重新召唤并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立香回来后并没有立刻跑去召唤室,而是把重构Lip和莉莉丝的工作交给了玛修和BB。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人。

不是因为他的背叛。虽然另外的两个Emiya早就警告过自己,他们那缺失人性的同事,可能为了达到最好的目的做出最坏的举动。她知道迟早有一天会是这样。

但是她没料到,自己打倒的背叛迷失的从者,会挣扎起来对他们的敌人发出最后一击——以一具尸体的形式。

他救了莉莉丝,让小美人鱼免于化为泡沫的命运。

而她甚至来不及说一句“再见”。

一直以来,她相信着正常版本的Emiya教给她的东西。从者与御主平等,像是接力赛的交棒者与接棒者,把对一个不一样的未来的憧憬传递下去——就像是自己存在过的证明。

但是Emiya没有说,当比赛的规则被破坏,那些闯进场地维护秩序的人,对参赛者的命运不会有一点的在意。

Emiya选择不告诉她,因为她发现真相的一天,迟早会到来。


她再也回不去当初无忧无虑的天真样子了。

以后或许会有许多,像是这样失眠的晚上。

——但是以后也会有更多,即使疼痛害怕也笑着握住彼此的手,以肌肤的直接接触交换一点温度的时刻。

她记得别人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但她才不管。


立香听着玛修的呼吸声逐渐坠入沉睡的节奏,然后蹑手蹑脚起身。她的目的地非常明确,并且忽略了自己还穿着绿色厚厚的青蛙睡衣的事实。

召唤阵在黑暗中亮起时立香才想起去开灯。转过身,熟悉的身影已经显现,带着似笑非笑的一点不讨喜的表情,和第三阶段灵基的样子。

半身赤裸,金色裂纹遍布的样子。

立香想都不想,一下子抱住对方。他有和他的红色同伴一样坚硬的身躯,明明隔着自己厚厚的毛乎乎的睡衣,却仿佛能够扎伤自己。

被她引以为傲的温暖拥抱,无法填补那个人心底如同黑洞的空虚,也绝不可能融化他的钢铁之心。

她只是想这么做,像一个自私的、任性的孩子。

泪水划过面颊。

她是藤丸立香,温柔而乐观的普通人御主,肩负整个世界的命运却还能笑着跟从者打嘴仗,对身边每一个人都倔强的坚持自己的善良,甚至获得了英雄王和魔术王的认可。

但对刚刚她在梦中体验的、面前从者因为希望而生的深重绝望,她永远无能为力。

那是她无法触碰到的绝对零度。


——破碎之物可以在修补过后更加强大和美丽。

但无法寻回的残缺部分,就永远会失陷在无垠的黑暗虚空。


————————————————————————

最近在补Dawn of Jedi:into the void,就借用一下标题捏他。

这个咕哒可能有点傻,因为我傻【。

最近治愈力不足,负能量过多真是抱歉了(土下座

还有发现自己怎么那么喜欢写俩闺蜜睡一被窝聊天【。难道自己缺爱了?

————————————————————————

5.24修改追记:

虽然并不治愈还是收进了标签。

个人感觉,从五章黑狗梅芙开始直到最近的黑茶杀生院,性格不安定容易在伽勒底惹事的从者越来越多了(。

有的容易跟别人打起来,有的则是本身比较危险要靠令咒才能勉强控制的那种。

还有几个能力论外、根本谈不上“控制”两个字的……比如梅林和王哈桑。

咕哒你辛苦了(拍肩)

评论(1)
热度(41)
© Lumi_水下呼吸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