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水下呼吸中

What did they aim for when they missed your heart

本命Emiya,墙头无数,填坑蜗速,cp倾向混乱邪恶

潜水中(说着吐了个泡儿)

【枪弓】睡颜

#被太太披着C汪斗篷的茶暖到不能自已QWQ

#于是随手码个段子,纯自我满足产物

#ooc到自己不能忍,真的慎入

————————————————

奥尔良,有着慵懒阳光的中午。

德鲁伊装束的Caster库丘林随意靠在一棵粗壮的栎树下,看着不远处熟悉的红色背影。

他重重呼出一口气,伸开懒腰在树下躺平。

从被召唤开始,那个弓兵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估计还惦记着冬木发生的事情吧。

火海。鲜血。毫无目的的杀戮。

被黑泥侵蚀,失落了守护的意义,只剩下躯壳的守护者。

库丘林都记得。他知道卫宫也都记得。

但是御主问起时,因为那家伙不愿说,他也只好跟着装糊涂:

“上次召唤的事情么……都忘了啊,倒是那个拿盾的小姑娘我还……”

然后,在他调侃下脸红的一塌糊涂的玛修,就足以让立香气呼呼的用能杀人的目光瞪他,把这事忘到脑后。

论年龄立香不过还是个小丫头,但她相当机敏。

“库丘林,艾米亚,你们两个守着营地,我跟玛修去探下路。”

橙发少女离开时,投向库丘林的目光,意图相当明显。

——团队里面谁最值得信赖,身为御主的她还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你们两个去自己谈拢啊不要每次把你们编在一队都一副想杀了对方的表情。

但是搞明白御主的意图并不能减轻实际操作的难度……库丘林冲死不开窍的家伙的方向翻个白眼。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能是作为德鲁伊被召唤,让他的性子难免的软了下来吧。

但是和那家伙没话找话这种事,他还是做不来。

……做不来也没办法……

一下午毫无进展的话,没法跟御主交代——

这样想着的库丘林咬咬牙,开口打算招呼下对方,但是还没发出声音——

——红色背影突然一个踉跄倒了下去。

库丘林几乎是原地跳了起来。

“嘁,把陷阱设的离营地这么近……”

即使是筋力E,拖动跟自己差不多重的人也是小菜一碟,库丘林把卫宫转移到安全地带。

罗宾汉那家伙,下毒也要分个时间地点啊。

没考虑到队伍里有对魔力程度还不如护身符的家伙么。

他画出治疗的符文,弓兵的呼吸平稳下来。看来是刚刚一脚踩进去,受到魔力冲击直接晕了过去。

库丘林蹙眉。这毒单凭他的符文解不开,要等跑去打猎加闲逛的陷阱主人晃荡回来——至少还要几个小时。

嘛,死不了人就是了。

但是御主用难得的一下午悠闲时光改善从者间关系的计划算是彻底泡汤了,至少弓兵组内部矛盾在可以预测的未来只会不减反增。

那接下来拿这家伙怎么办呢……

思考处在游离状态的库丘林,目光落到卫宫脸上时,微微一怔。

虽然几乎每次被召唤,无论是以什么形态出现,都能跟这冤家狭路相逢,但如此近距离的注视对方的脸,还是第一次。

他感觉自己以前仿佛不曾见过这个人。

那双鹰般锐利冷硬的钢灰色眸子现在安静的阖着,只有睫毛微微抖动。

可能是毒药的效果也可能单纯是因为正在熟睡,脸上的肌肉放松下来,眉头不再像平时那样总是紧锁着,这让整张脸失去了棱角分明的感觉。

让人怀疑是在刻意耍帅的发型也乱掉了,额发垂落,几乎盖住了两条白色长眉,闪电形状的眉梢若隐若现。

这张脸,一点不像是属于那个冷静毒舌的弓兵。

躺在他面前被法国南部阳光晒的暖洋洋的草地上的,更像是个……少年。

库丘林心里翻搅起莫名的情感。

果然做个德鲁伊还是麻烦,竟然对这个家伙,生起想要保护的欲望……估计是会被其他职阶的自己嘲笑死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笑出了声。

笑声还未消失,面前的人眼皮颤了一下,迷迷糊糊睁开一只眼睛。

被毒药晕的神志不清,因此发狠的眼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笑什么。”

“笑你生前是魔术师竟然看不出这么明显的陷阱。躺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要不要我扶你去树下坐?”

“不用。”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被Caster眼疾手快抓住一条胳膊才没摔回原地。

库丘林冲着弓兵危险的眯起眼睛,但是什么也没说,架着他回到刚刚自己靠着的栎树。

果然还是逞强,腿软的根本不听使唤,一到目的地,整个人就瘫了下去。

把对方以相对舒适的姿势安置在树下,换了新的治疗符文。

“好好休息。”

突然没能压制住冲动,库丘林做出了让自己都惊讶的举动。

他抬手,轻轻摸了下那一头散落的白毛。

幸好对方已经再次失去知觉了,不然这个场面实在尴尬的要死。

嘛,谁叫那家伙难得露出如此……可爱的一面?

等等自己是不是用了什么不得了的形容词。

库丘林收回手,拍拍衣服准备转身走人,却看见被自己摸头的人突然打了个寒战。

记起刚刚靠在他身上的时候那低到吓人的体温,库丘林伸出手,但是刻画符文的动作在半空中停住了。

他看了眼确认确实四周无人。因为他自知接下来的举动,似乎对一个德鲁伊来说,都温柔的过分了的样子。

自己今天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呢。

立香带着玛丽和贞德回来的时候,看到白发的从者倚着大树沉睡。

赤红衣摆铺在地面,与他身上披着的厚厚蓝披风交错着鲜明的色彩。

毛茸茸的白色兜帽里,少年般的脸庞表情安定,嘴角微微上扬,一看就是沉浸在美好到不愿醒转的梦境之中。

——而大树背面,一条蓝毛犬穿着可疑的抹胸小裙子,以猫咪的晒太阳姿势缩成一团,张着嘴呼呼大睡。

立香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看了多久。

但是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人替她做了最应该做的事情。

快门迅速闪动,屠龙者圣乔尔乔斯拿着立香的相机咔嚓咔嚓,表情近乎虔诚。

——事情发展成这样绝对不是立香的初衷,绝对。

但是看着两个人各自安好的样子,忽然有一种,温暖到想流泪的冲动。

“呐,我们去找罗宾吧。”立香拉起圣女的手,“不要打扰他们。”

快要走出视线之外的时候,少女回头,对着两人熟睡的方向甜甜一笑。

“午安,卫宫前辈,库丘林前辈。”

希望你们做个好梦。

THE END

——————————————————————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写cp段子……(小声)

而且只花了一晚上……

所以……(捂脸)

补充一下,这里的咕哒子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总之是个纯洁的孩纸啦XD

希望这口劣质糖还能凑合吃【逃走】

评论(25)
热度(162)
© Lumi_水下呼吸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