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水下呼吸中

What did they aim for when they missed your heart

本命Emiya,墙头无数,填坑蜗速,cp倾向混乱邪恶

潜水中(说着吐了个泡儿)

【C影弓】不死鸟(3)

前文链接:(1)(2

 

预警同上一章





【三】

 

 

Emiya的睡眠状况开始急剧恶化。

 

新书的油墨香、卢恩文字、蓝色的长发,以及猩红色的眸子——与那个人有关的琐碎细节越来越多。但是无论怎么翻来覆去地与罗曼医生讨论,他都没有办法通过这些碎片在脑海中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人”的形象。即使他无比清楚,这些细节必然将他引向梦境中那个光辉灿烂的人影。

 

最初那些新发现带来的安全感很快云消雾散。每一个被他寻回的清晰细节,都会迅速变成新的触发点,侵蚀他的梦境,让他在入睡后还不到两个小时就又冷汗涔涔地惊醒。

 

某天晚上两人一起读书时,看着他日益变差的脸色,立香露出担忧的表情。“Emiya先生,要不要放缓治疗的进度?我想罗曼医生也会同意……”

 

他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拒绝:“不,不必了。我没事的,立香。”

 

 

 

最后还是罗曼医生语气严厉地阻止了Emiya把房间墙壁粉刷成蓝色的行为——现在的他,已经到了对红蓝两色的刺激都会起反应的地步。

 

不过到头来还是没能拦住,Emiya去买了天蓝色的窗帘和一幅红叶挂画。虽然只是出门到离诊所几步远的商店街,但回来时他却腿软到瘫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半天站不起来。

 

 

 

——梅林,我不明白。

 

——嗯?我在听,罗玛尼。

 

——他脑海里的那个声音……那是什么?它似乎是在守卫那些记忆……

 

——那难道不是好事吗?罗玛尼你也说了,他暂时还经受不了太强烈的刺激。

 

——不,其实我并不是很在意那个声音到底是什么。你我都是魔术师,梅林,我们都明白再复杂精密的魔术也比不上人的灵魂十分之一的深不可测。即使是像那孩子一样单纯的灵魂。

 

罗曼停下来,将发冷的双手伸进被炉揉搓。他知道梅林会等他说完。

 

——我不明白的是那个声音的要求。为什么要把杀戮作为取回记忆的手段?明明作为佣兵执行任务的那段记忆,是我们宁愿他忘记的部分……

 

——罗玛尼,你听说过凤凰吗?

 

罗曼皱起眉。梅林难道在开玩笑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这根本不是——

 

——火是凤凰唯一的起源和归宿。仅仅因为火会把凤凰的羽翼烧得焦黑、就自作主张地否认火也是凤凰的一部分,这是非常荒谬的想法。

 

这家伙又在说什么瞎话?罗曼想要反驳,但是他的大脑似乎停止了运作,手放在键盘上打不出一句话。

 

——这是属于他的战场,罗玛尼。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一切。怀抱希望地等待吧。

 

【您的好友“魔法☆梅莉”已下线】

 

 

 

下一次的梦境没有失约。

 

——下一次的杀戮也没有失约。

 

和上次不一样的是,他陷入了苦战。伤口自动愈合的速度赶不上迎面炸裂的火光的速度,他不得不投影出双刀近身追击。

 

没有什么战斗技巧可言。日复一日重复着修炼自己、应对瞬息万变的战场,积累下来的几乎融进本能的经验——

 

只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完成任务,为了继续追寻那个他清楚永远无法达成的、无比虚假却无比美丽的——

 

 

 

直到又一次被穿透眼帘的明亮日光拉回现实,Emiya才意识到梦醒了。

 

任务已经完成。眼前被干将贯穿、又一次迸散成金色光点的人影还未消失,熟悉又陌生的记忆洪流就汹涌而来盖过了一切。

 

——他似乎站在狭小的阁楼里。被杂物堆包围着的是一张床,紧靠着窗户。纠缠着他全部梦境的那个人站在床边,蓝色长发披散在背后。

 

不必去看,他就已经明白。床上躺着的是自己——身负重伤的自己。房间里过于安静了,静到他能听见自己断续而痛苦的呼吸声。

 

他看见那个人伸出手,轻声念诵着什么,在自己急促起伏的胸腹部刻画出奇异的符号。

 

——是卢恩文字。

 

刚刚还在一次次喷射出灼人火焰的那些符号,现在散发着烛火般温暖的光晕。

 

他隐约感受到那似曾相识的、仿佛来自远古森林的魔力在空气中荡漾开来,悠远如圣诞夜教堂唱诗班的歌声——

 

不可思议地,他看着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那个人默默注视了一会,转过身准备离开,有那么一瞬刚好面对着他——

 

像是一颗石子打破了平静的湖面。那张脸蓦然闯入脑海。

 

下垂的几缕额发、在符文发出的微光中显出暗红色的眼睛、和脸侧与下颌的锋锐线条。

 

敲门的声音响起。

 

完全不顾剧烈得像是钢钉锤进颅骨的头痛,Emiya翻身爬下床,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跌倒在地。摸到门把手拉开门,他倚靠着门洞大口喘息,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正对上罗曼医生投向他的、迷惑而担忧的目光:

 

“他的脸——我想起来了。”

 

 

 

投射进房间的阳光在雪白墙壁上留下的颜色,比一个多月之前鲜明了许多,似乎正从寒冬中缓缓解冻复苏。

 

Emiya靠在舒适的扶手椅上,凝望着那一片金色的光斑。刚刚他被罗曼医生拉进办公室吃药,并且被勒令休息观察24小时。

 

药力使得他的头脑开始昏沉,意识也缓慢变得模糊而稀薄,直到他的眼前只剩下晕染着充斥视野的金色的、那张面庞的残影。

 

——春天就要来了。

 

在坠入无梦的睡眠之前,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宛若流萤。

 

===============

 

Caster收回手。他知道一些魔术师拥有探知梦境的术式,但他不确定卢恩魔术能否做到这一点。

 

实际上,除了强如大神奥丁降临的破坏力,卢恩还有许多别的用途。它可不是现代魔术师们常常玩弄的小小伎俩,而是——其实他也不知道是什么。

 

刚刚他使用的卢恩魔术,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治疗术式。对伤口的愈合毫无帮助,却能够让人从侵蚀意识的高热和梦魇中解脱出来。聊胜于无的抚慰而已。

 

年轻的佣兵自从被他捡到这里就一直在昏迷。有时在楼下坐着,Caster都能听到阁楼老旧腐朽的单人床发出的声音,或者半夜被躁动到接近暴走的魔力气息惊醒。

 

因为每天上下太多次以至于担心那小木楼梯会突然塌掉,Caster开始全天候地待在楼上。

 

Caster渐渐熟悉了这个人沉睡的姿态,和这张白色额发下与他的深褐肤色和结实肌肉不相称的孩子气的面庞。因为常年紧蹙着眉,即使是在热度发作过后睡得最昏沉最放松的时候,也能看出额上极轻极浅的纹路。Caster用冷水浸泡过的毛巾轻轻擦拭他的额头时,他会无意识地呢喃一些含糊不清的字句。

 

他梦见了什么?渐渐地,Caster开始有点好奇。

 

虽然他知道,不可能是什么美梦。

 

 

 

一个合格的情报贩子,自然对魔术组织下属的佣兵有着最基本的了解。有的是和他一样家道中落、惹下麻烦而寻求庇护的魔术师。他们一般只是受雇执行任务赚酬金,反水或者洗手不干要冒风险,但也不是绝对不可能。

 

最受组织信任的,是第二种佣兵。拥有异常的魔术天赋的孤儿。有些甚至于本来不是孤儿,自己的“天赋”却给家人招来了杀身之祸。然后被某个组织收养,在洗脑式教育和严酷的训练下长大。给他们灌输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也好,以和平为幌子行杀戮之事的扭曲信仰也好,这样的杀手数量不多,却比一般的佣兵强大、精确,和冷酷。

 

在这种人身上不必费心去寻找所谓的人性,因为那是早早就被扼杀了的、会拖累任务的累赘东西。

 

望着自己面前沉睡的青年,Caster陷入沉思。这个家伙……也是那群没有灵魂的杀戮机器中的一员。

 

大概是个新人吧。不然也不会就这么容易被他捡到。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Emiya才第一次清醒过来,在一个晴天的早晨。

 

这是哪里?他坐起身,立刻感觉到伤口处撕裂般的疼痛。阳光从他身边的小窗口泄进来,暖暖地烘着他的被褥。明明是盛夏,他却不觉得闷热。

 

接着,似乎是电光石火的一瞬,任务失败的事实闯进他的意识。

 

——不,目标确实是被消灭了,但是他的伤让他没能按时赶到回收点。正如同“回收”这个词汇所暗示的冰冷残酷的秩序,他已经被组织认定为已死,被彻底废弃、不再有搜救的价值。

 

就算是这样,现在赶回去大概也不是来不及——得先从这里出去——

 

双腿落到地上,瞬间充血的肿胀感让他摇晃了一下。晃晃头想把视野里弥漫的雾气赶出去,Emiya扶着墙,向着门的方向迈出一只脚——

 

“我要是你就不会乱动。”

 

从房间阴暗的角落传来的、带点慵懒的轻佻声音闯进他的耳朵。条件反射地,Emiya伸出手默念熟悉的词句——

 

——然后回路尖锐的灼烧感将他仅存的体力一下子抽空。

 

 

 

“喂,怎么不听劝呢。”语气变得有点恼火。

 

脚步声移近。面朝下倒在地上动弹不得,Emiya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试着移动四肢,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有力的臂膀环住他的腰,他被翻了个身,以非常羞耻的姿势被抱了起来扔回床上。

 

 

 

Caster背后一阵恶寒。刚刚与那双灰眸对视的一瞬,他被那平静无波的钢色镜面下暗藏的、冰冷危险的杀气震住了。

 

这家伙才不是他最开始想的什么新手特工。什么小猫咪,自己大概是稀里糊涂地捡了一只狼回来。

 

不过Caster也明白,自己暂时是安全的。对方的魔术回路损毁太过严重,大概还要一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在那之前,他别想在Caster眼皮底下踏出这间小书店一步。

 

“现在你自己什么状况大概清楚了吧。老子也是魔术师,想杀掉现在的你,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很好,就是这样。先虚张声势,再表明自己暂时没有敌意——

 

 

 

“——不过,对重伤员下手可一点意思都没有。”

 

蓝色长发的陌生人耸了耸肩。盯着他的那双红瞳闪烁着危险而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似乎对他还颇有兴致。

 

“所以好好养着吧,别再乱来了,老子可不想天天忙着把一个一身肌肉的大男人搬回床上。这里很安全,不管你的上司是什么人,都不可能找过来。”

 

没错。刚刚醒来的时候,Emiya就发现手环不见了。虽然他对这个油嘴滑舌又莫名其妙自来熟的魔术师没有半点兴趣,但是他还是一头雾水。

 

Emiya低下头,看见自己腹部画着奇怪的发光符号。那残存的魔力气息,和他面前的人是同调的。很明显,是对方一直在给自己疗伤。

 

对抗着袭上头顶心的晕眩感,Emiya努力让自己的思维开始运作。正常来说,一个魔术师如果对另一个魔术师出手相救,多半是出于利益的考量。而对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是个已经被组织抛弃的佣兵,孑然一身,也换不回半点赎金。

 

倒卖给别的组织倒是有可能……

 

“哎,老子救你可不是打着卖钱的心思。”

 

Emiya一惊,猛地抬头。对方已经凑了过来,手撑在床边,两人的脸相距不到一尺。

 

 

 

这小子,倒是典型的杀手思维。其实Caster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是对方明显的惊愕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还是太嫩。大概他的上司只让他杀人来着,那些需要缜密的心机而非扑克脸的渗透任务,他做得还太少。

 

Caster这么想着,先前的慌张感一扫而空,对着自己的“人质”露出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

 

 

 

那笑容搅得Emiya莫名烦躁——

 

烦躁。这种情绪不是杀手该有的。Emiya深吸一口气想要平定一下情绪,晕眩感却愈发强烈。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也没想让你相信我啊。”那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是你现在也没什么别的选择。”

 

 

 

Caster将自己觉得最潇洒的背影留给了这位意外的房客。

 

事实证明,收养这家伙似乎还挺有意思的。大不了出了什么事,就把他转手给自己的客户——

 

然而Caster不知道的是,那只他以为外强中干的“小猫咪”,很快会让他为自己的自大付出惨痛的代价。


物理意味的惨痛。




TBC




-------------------

果然还是拖更orz要不是有催更势力估计Lumi早就诈尸了(被打)

 

食用愉快~


评论(12)
热度(50)
© Lumi_水下呼吸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