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水下呼吸中

What did they aim for when they missed your heart

本命Emiya,墙头无数,填坑蜗速,cp倾向混乱邪恶

潜水中(说着吐了个泡儿)

【C影弓】不死鸟(2)

前文链接:(1)


本章预警:

 

罗曼梅林友情向互动

 

主要角色死亡描写

 

创伤心理描写

 

------------------------

 

【二】

 

出现在他梦里的“他”,是谁?

 

Emiya复述那个梦境时不会感到不适,但这更让他确信,他忘掉的就是那个人。

 

忘得一干二净,连面容都不再记得。只剩下氤氲在他房间的油墨香气,和充斥梦境的明亮生动的光芒,似乎还能唤起一些记忆的残片。

 

对最初的冲击慢慢麻木以后,他开始能够每夜伴着那气味入睡,有时能够睡上一整个晚上,有时却还是会半夜惊醒。无论是怎样的睡眠,无论做了怎样的梦,梦境的完整形状在几分钟内就碎裂飘散,不管他如何努力去回想,都抓不住一星半点。

 

——不过,那些梦境,大概也不全都是糟糕的事情。

 

不论接待病人有多忙碌,罗曼医生每天都花两个小时听他一遍遍讲述那些少的可怜的片段。虽说非常枯燥无味,而且回忆的进展甚微,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Emiya发现,他并不讨厌这种徒劳的重复。那种切实把记忆抓在手中、刻录在灵魂里的感觉,让他莫名的安心。本能——抑或是直觉——告诉他,他不能允许自己再次忘记。虽然他能够清晰叙述的,只是一些缺乏血肉、无法解读意义的碎片。

 

 

 

只是,还是想不起来什么别的。

 

 

 

意外的转机出现在一周后的一天。

 

“医生医生!快看这个!”

 

立香几乎是跳着跑进了罗曼的办公室。当天的治疗已经结束,罗曼只是在和Emiya商量调整他抗抑郁药的剂量。

 

“嘘立香安静点你会吵到病人的……哇啊啊啊啊是草莓啊啊啊啊啊!”

 

立香捧着的纸盒有点简陋,但是草莓与奶油混合的甜香味已经溢了出来。

 

罗曼医生扑了上去,一副马上要热泪盈眶的表情。

 

“立香你简直太棒了我要给你加零花钱!你从哪里买到的?”

 

“是面包店的老板哦医生……他说他很感激你对他妻子的照顾……”

 

“说起这个,凯特好久没来过了吧?”罗曼麻利的脱下手套,伸手去接立香递过来的叉子。

 

“嗯,听说他们计划去度蜜月……Emiya先生?”

 

 

 

罗曼拿着叉子的手停在了半空。

 

他看见Emiya直直盯着他的手,那只戴着戒指的裸露的手,脸在微微抽搐,失去了血色。

 

糟糕。罗曼的心跳漏了一拍。

 

不会……被发现了吧?

 

 

 

“Emiya先生……不喜欢草莓蛋糕吗?”

 

少女完全没有察觉罗曼的慌乱,有点紧张的发问。

 

“不......不是,立香,没事的。”他回过神来。

 

刚刚他看到了什么?Emiya闭上眼睛,努力压下自己紊乱的呼吸。

 

奇异的纹样?还有……

 

还有……

 

还有,那道光的颜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罗玛尼你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住嘴梅林——

 

——隐居多年的冠位魔术师所罗门因为一块草莓蛋糕差点被人识破真身哈哈哈哈哈哈我一定要讲给协会的那些老家伙听然后看他们露出惊世骇俗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梅林——

 

——你知道我开玩笑的罗玛尼。恐怕你不记得了吧?我猜那家伙是看见了戒指上的纹样——

 

——我知道了,谢谢你梅林。

 

【您的好友“Dr. Roman”已下线】

 

 

 

北欧的卢恩文字。

 

Emiya靠在床头,翻阅着罗曼医生借给他的厚重典籍。似乎是遥远的世界彼方、和平到一片死水的土地上居住的某个戴着眼镜、整天在燃着壁炉的温暖室内埋首古籍的老学究的著作,泛黄的纸页和干枯的叙述让他昏昏欲睡。

 

直到他翻过一页,看见配着文字的插图。

 

一个斜体的“F”是“Ansuz”。

 

一条折线是“Kenaz”。

 

一个“X”是“Gebo”——

 

然后他又看见了那道光。

 

新的回忆碎片唤起的反应与先前相比有着微妙的区别。除了惊慌和抗拒,更多的情绪开始浮现出来。

 

他很难捕捉那些情绪。它们一闪而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如同那密林之上、高高掠过树梢的飞鸟眼里,林间地上斑驳光影的交替。

 

光使他惴惴不安。而庇护着他的影降临时,光的温暖又在他心里荡起留恋的涟漪。

 

 

 

最终睡眠还是悄然阖上了他的眼帘,将纠缠着争斗着的光影驱散。

 

 

 

还是那片遍地废墟的荒原。

 

Emiya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影。那夺目的光辉已经暗淡下去,如同燃尽的恒星。

 

杀了他。

 

什么声音?

 

杀了他。

 

——为什么。

 

杀了他。从他那里找回你遗失的东西。

 

 

 

Emiya的内心仍在质疑,他的魔力回路却先他一步做出了反应。

 

熟悉的被灼烧、被侵蚀的感觉流过四肢。

 

似乎有什么接近本能的条件反射——或者说,身体而非大脑的记忆——苏醒了。

 

 

 

服从了那个声音的命令,Emiya行动了起来。

 

这不过是,又一次的任务而已——

 

 

 

投影魔术与狙击,看似毫不相干,实际有着互通的理念。

 

不是仅仅靠着对于结果的想象就能达到目的。

 

——而是,不仅要无比清楚想要达到何种目的,还要从一无所有的当下开始,在极其有限的几秒钟内,架起一条从起点到终点的通路。

 

需要对每一寸弹道、每一个原子的位置都了然于心,完成的任务才称得上完美——

 

 

 

                                                                 

战斗结束了。

 

黑色的箭矢一如既往地精准。现在它贯穿了目标的心脏,

 

满身血污和灼伤,他捂着腹部,看着那个受到致命一击的人影。

 

人影还站着,没有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颓然倒下,而是从头部开始渐渐化成金色的光点,飞散入荒原静止的空气。

 

最后烙印进他脑海里的,是一缕蓝色的长发,和那个无比清晰灿烂,第二天他醒来时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记起的笑容。

 

 

 

Emiya的头突然开始剧烈疼痛。

 

那些光点没有消失,而是在空中盘旋了一阵之后,向他聚拢过来。

 

他后退几步,它们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将他包裹在它们的光芒之中,直到他的意识融进一片明亮的空白。

 

 

 

清晨的日光并未失约,Emiya被晃得睁不开双眼。

 

比梦境先一步侵入脑海的是回忆的碎片。

 

被浸湿的泥土味。周围漆黑一片。只有一点橙黄的光,照亮了附近的两个人影。

 

……是个雨夜。

 

在那片炙热焦枯的土地上极为少见的雨夜。淅淅沥沥的雨穿过他的手心,在泥土上砸出小小的凹坑。

 

 

 

有个人满身血污地躺在泥泞之中。他边上立着的人便是那光明的来源。

 

——看不清脸。但被光源照亮的白发让他明白了伤者的身份。

 

 

 

过于明亮的视野与记忆中一片黑暗的冲突让Emiya捂住脸,仿佛在阻止刚刚寻回的记忆从他暗不见光的头颅里逃逸回光明的拥抱。他陷入了混乱,因为自己从未有过在任务中晕倒的经历——身负重伤不是一次两次了,但通常都能够在丧失意识前回到交接点等待回收。

 

这种情况,意味着预定计划出了差错,他会被组织放弃,即使自行回归也要受到处决。

 

 

 

接着,片段被生生截断。

 

但是闸门已经打开。人的意识并非水流,而更像是断断续续的电信号,所以说是“开关”更为恰当——而现在他的脑海仿佛电路过载了一般。Emiya捂住头,感觉自己的神经似乎正在被烧毁一般灼痛。眼前闪过的画面破碎不堪。

 

 

 

意识模糊不清,记忆也相应的蒙昧,但是全是关于那个人的。从浓重的泥土气息里透出的一缕油墨味。还有那双眼睛——它们是鲜血的颜色,火焰的颜色,宝石的颜色。

 

直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把他从回忆的乱流中强行拉回现实,他的眼前依旧是那双眼睛过分炽烈的颜色。

 

对黑暗来说,光是一种腐蚀性的存在。

 

无法驱逐,无法逃避,却也无法触及。

 

==================

 

在这个国家,没人知道他的真名。

 

他只是Caster,业界有名的情报贩子。出现在人前的时候总是戴着兜帽,只有少数客户见过那双血气弥漫的红瞳和披散在背后的蓝色长发。这只是以防万一的手段,除了隐藏在人群中寥寥可数的几个赏金猎人,没人在乎他的故事。

 

——说到底,要不是他头上天文数字的赏金,就算他拉住街边的每一个路人说一遍也没人在乎。

 

古老魔术世家衰微,他是最后的传人,家族世代研习源自神话的卢恩文字,本来与世无争。不过是一次魔术实验出了事故,烧毁了半片森林,魔术协会来调查的时候却意外发现自己的顶级暗杀者也死于这场事故。来带他去总部质询的魔术师没有自报家门错被当成入侵者,自卫时初学的他对攻击性卢恩的威力把控不足,暴走炸毁了整座房子,自己也是侥幸逃出。

 

就这么一来二去,他竟然成了魔术协会的主要追杀对象。

 

Caster至今没有弄明白自己为何如此不走运。为了存活下去,他在世界各地辗转,那双赤色的眼睛所见证的世间繁杂,和他二十七岁的年轻人生几乎不成比例。

 

对卢恩魔术的掌控日臻娴熟的时候,他才明白:那些符号,离开了家乡茂密的森林,就空有威力而缺乏生命气息。

 

然而他早已回不去了。

 

Caster本来就是一个人,无牵无挂来去自由,那些漂泊的日子虽然居无定所,但是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他隐姓埋名,从不跟什么人走的太近,以免最后变成双方的拖累。然而魔术协会的势力范围实在是太广。不论他去到哪里,最后还是不得不因为一点风声而匆匆逃离。

 

他早已厌倦了这样躲躲藏藏的生活。

 

这片战争肆虐的土地,是他最后的容身之处。他的踪迹被炮火掩盖,甚至有魔术协会的人来找他交易情报。收入丰厚的他,甚至可以过上几乎称得上是“安稳”的生活。——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安稳”。比如那个偶尔来他的“书店”里看书的小女孩,在某一天早上他突然听说,她家的房子在新一轮的空袭中被毁。无人生还。

 

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这样告诉自己。这场战争里的人们,都只是想要活下去。他也一样。

 

直到“他”的闯入打破了平静。

 

 

 

雨夜。本来就在宵禁的街上空无一人。

 

Caster被结界发出的警报惊醒。有人闯进了他的魔术工房。

 

他的工房设在郊外,在一段普通人不会随便靠近的地带,即使是魔术师也很难发现。

 

他披上斗篷出门,手中的符文在他周围形成一圈明亮的保护。没有隐藏身份的必要,能够忍受结界对魔术回路的强力干扰而闯进来的魔术师必然不是泛泛之辈,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正面迎敌从来不是Caster的弱项。但是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机会那么做过了。

 

大概是自己躲得太久了吧。在兜帽之下,Caster扯出一个苦笑。

 

 

 

已经快要走到工房附近了,却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魔术气息。

 

看来敌人还挺棘手。红瞳燃起战意,Caster脸上的笑容从苦涩转为危险。他解放了符文,四周顿时光亮一片,法杖出现在手中,摆出防御的架势。

 

——没有人攻击。

 

啊嘞?放着活靶子不打,这是哪门子的敌人?

 

 

 

这时他才注意到远处倒在泥泞中的人影。

 

 

 

Caster缓慢地靠近,他还没有傻到完全放松戒备。人影一动不动。他能感应到那人身上微弱的魔力,微弱到即将熄灭的程度。

 

是个青年。被雨淋得湿透的头发黏在脸上,他皱着眉,Caster蹲下身去确认他的状况时,他微微睁开了眼睛。借着手里卢恩发出的光,Caster只来得及瞥到一对涣散的灰色瞳孔,那双眼睛就又疲倦地合上,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的体表热度灼人,是因为淋雨和未处理好而感染的伤口引起的发热,也是因为魔术回路的暴走。Caster承认有一部分是他的防御结界的影响,但回路的破坏很明显不是一次性造成的,而是长期滥用魔术造成的日积月累的侵蚀痕迹。

 

这让他明白了青年的身份。

 

该拿他怎么办呢……Caster发起愁来。他被同行评价为心狠手辣,但他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对一个昏迷不醒晕倒在他后院的重伤员下杀手,更是不符合他的风格。

 

这时他瞥到了青年手上闪烁的指示灯。

 

Caster抓起青年的手。统一配发的标准型号追踪通讯手环,每小时发送一次讯号。上面还贴心地显示了倒计时:距离下一次信号发射还有不到两分钟。

 

低声咒骂了一句,Caster画出一个符文,手环渐渐变了形从青年腕上脱落下来,落到地上,然后在一团火焰中烧成一堆焦黑的残渣。塑料灼烧的难闻气息很快消失在雨里。

 

 

 

他打横抱起青年。成年男子的体重不算轻,但对锻炼一直没有松懈过的Caster来说算不了什么。青年依旧在昏迷,蹙在一起的白色的眉毛却不知何时已经舒展开来。

 

可能是身体过高的热度会让人觉得发冷,Caster感到青年无意识地贴近了他。

 

忽然,对方白发的头顶靠在了他的胸口。缩紧了身体,脸转向Caster的方向,几乎无法察觉地轻轻蹭了一下。像是母亲怀里的孩子会做出的举动。

 

这一幕不知怎地让Caster觉得好笑。

 

“哎呀。——捡到一只小猫咪呢。”

 

他勾起嘴角,向着镇子的方向走去。雨还没停,他们周围的卢恩抹去了Caster的脚印。

 

 

 

第二天早上,魔术没能抹去的一切痕迹就会被大雨冲散。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TBC




-----------------------


果然更新还是晚了抱歉orz(抱头逃)

 

小猫咪那句台词是知念桑的主意2333

 

以及中间有一段跳戏到饥饿游戏了……遇难的小女孩也是致敬(电影里根本没戏份的)Marge。

 

总之下次争取不拖更(被打死)

评论(8)
热度(33)
© Lumi_水下呼吸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