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dna_Lumi

Open your eyes, and see what you can before they close forever.

↑假装自己吐槽技能满点废话连篇但本质是话废的中二单身狗小透明体质窥屏狂魔Lumi

Luminous beings we are. ——Yoda

fgo+刀剑乱舞国服咸鱼全员厨玩家,本命Emiya(广义)墙头无法计数

cp观重度混乱邪恶,自拆逆是常事,不过写cb的时候更多。洁癖党记得善用推荐屏蔽功能,阿里嘎多

更新龟速,只要对口味什么都吃,只要来灵感什么都产,不会开车(划重点)

还没跳的坑有:SW/RWBY/全职/……

此页洪水泛滥,关注请自带避雷针,万分感谢_(:з」∠)_

【段子】Conception

#对fgo概念礼装相关设定的一点发散

#渣,短,夹带大量私货,想到什么写什么

#全员友情向,无cp,但充满乱七八糟的关系暗示

——————————————

1.

“给从者佩带增加其数值?”立香眯起眼睛又念了一遍工作手册上的内容。

“你可以理解成护身符,或者是带有特性的武装之类。”达芬奇解释。

“不过——”

性别成谜的从者也眯起眼睛,看着那一堆刚刚从召唤阵中随机生成的、被统称为“概念礼装”的魔术结晶。

“有什么别的含义也说不定。”

2.

太乱了。立香看着堆在仓库里的奇怪物件们头大。

拯救人理的行动刚刚开始,人手不多,没派去执行任务还留在基地的就更少。

“所以来找我收拾破烂?”红衣服的弓兵挑眉。

“算了,不管是什么杂事,总归比跟那蠢狗共处一室要好。”

枪兵的抗议声被他们背后关上的房门生生打断。

3.

“还真是什么都有啊……”

两人蹲在地上忙碌,把不同的礼装编号登记外观和功效,方便稍后根据从者们的属性分发下去。

“已经三十二号了啊,还有那么多,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卫宫前辈?”

弓兵麻利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他一如既往紧蹙着眉头,从杂物堆中捞出一条红色的宝石项链,对着昏暗的灯光举起来细细端详。

“这个能给我吗,Master。”

4.

一个月后。

“这已经是第十七条了……卫宫桑你还要么?”

5.

只是安静的接过去。

6.

“……你说什么?英灵的记忆?”

“对啊。英灵座不仅是一个场所,更像是一个仓库。只要是英灵出现过的世界,都会在英灵座留下记录。这里的召唤阵跟英灵座相连,而且几乎二十四小时不停运作,所以一些记录掉出来了也说不定。”

7.

“那为什么会出现多个完全一样的礼装呢?”

被御主追问的长发Caster沉默着吐出一串烟圈,半晌才开口。

“……Master,你玩过RPG游戏吗?”

8.

即使是微小的选择,也会导致世界走向不同的结局。所谓蝴蝶效应。

大多数时候,担心这个只是杞人忧天而已。

不过这种事情确有发生——每一个剧情发展不同的世界,都会留下不同的记录。

这样想着的立香,从召唤阵中捞出了第二十三条项链。

她忽然好奇,对这条项链如此执著的卫宫,到底是属于哪一条记录所代表的世界。

9.

有些礼装并不是以实体的形式出现,而是一片平面的虚影。

像是照片。

“卫宫前辈,这个小哥哥有点帅气呢——”

玛修认真的把名为“投影魔术”的照片举到他面前。

二段灵基的弓兵端详着被飘带似的圣骸布环绕的少年,一脸复杂。

10.

倒霉的是,那张礼装好像跟他相性不错的样子。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被迫带着它上战场。

直到御主召唤出了元素转换。

11.

然后御主把它给了埃尔梅罗。

————————————————

TBC(大概)

补一句,Conception不是概念的意思,而是构想,观念,以及医学上的受孕。词根是Conceive不是Concept。

但是还是用了这个词,没有什么特别的道理_(:з」∠)_

昨晚立的flag,因为怂没放出来(……)

还好偏远地区考全国二,要是全国一我就死掉了(……)

革=命浪漫主义(误)安利第二弹。

(其实就这两首,没啦)

好几年前已经忘了名字的电视剧的主题曲。

喜欢歌手的声音。

————————————

彻底暴露主旋律傻白甜爱好者属性(๑˙ー˙๑)

是火海    我也要往前迈
 
我知道    死亡有多厉害
 
但是我    怎能让你白白的期待
  
难按捺    那战斗的痛快
 
如果我    永远都醒不来
  
你是否    忘了我的存在
  
当花开    鲜艳的颜色依然不改
 
那证明    我没把爱出卖
 
也许有一枪    会打在我胸膛
 
可是我的梦    闪闪发光

不要问    牺牲是不是一种悲伤

我回答    那是一种力量

也许有一枪    会穿过我心脏

但是穿不过    心里的坚强

你若问    我最后要去什么地方

我指著    那永恒的方向

为胜利的仗   早已经打响

穿过铁丝网    熊熊火光

不要问    英雄的生命有多长

可听见    我永恒的绝唱

——沙宝亮《绝唱》

————————————————————

指路b站av9564003,《侠盗一号》混剪。

痴迷这种革=命英雄主义情怀已经好久了。

卖个安利,顺便测试lof敏感点。

【枪弓】不管怎样老子吃定你了(?)

#搞!笑!恋!爱!向!ooc不可避

#切爱丽cp向内容出没,卫宫家全员亲情向有

#fgo背景,设定有修改,为了发糖

#如题,有一点全职梗,希望不要介意(……)注意避雷吧

#刷夜轰趴狼人杀之后(……)的修仙产物,只是为了爽,逻辑混乱情节神转折,先吐出来,日后有时间大改

#虽然说好ooc了,但如果玩过头了要跟我说(……)

————————————————————

“真的很漂亮。”

白鹮翎羽编织的刀刃穿透了骸骨兵的身躯,融在一片黑尘之中,再也无法辩识。

“为什么小黑会说漂亮呢?”爱丽笑盈盈的看向自己肤色略黑的女儿。
其实不算是女儿。身为天之衣的爱丽,不是伊莉雅的亲生母亲。但,那个一直守护着沉默寡言的红衣守护者的爱丽,把自己的意志交给了她,让她觉醒了完整的人格和记忆。

拥有接近神的存在,和接近神之光辉的母性。

“也许是因为,这是为了守护所爱而发起的战斗。”小黑说出了答案。

“小黑答对了哟~”爱丽的眼角渗出温柔的笑意。

“那个人和我说过,身为机器是没有办法战斗的。是他教会了我,带着真实的情感,真实的想要守护所爱之物想法去战斗。

“——完成了以后,他才发现他搞错了。”

“人类在战场上并不占优势,只有少数的人类能够成为超越极限的战士,他们被称为英雄。而得不到那样力量的普通人,为了更有效率的杀戮,反而会把自己化作机器。”

“那个人他自己,也是在把自己变作了机器在战斗着。”

“那个人以他教给我的那种热烈,爱着我,为了我和你的姐姐陷入挣扎。”

小黑知道。选择了她妹妹的切嗣,和选择了正义道路的切嗣。她因前一个选择,从伊莉雅的人格中分离。她曾怨恨自己的诞生,怨恨自己不被承认的事实——然而最后,姐妹还是为了彼此而战。

小黑理解爱。

爱丽理解爱。

爱丽的切嗣同样理解爱,不论他最后救赎的那一个人,是伊莉雅,还是士郎。

——那成了守护者的切嗣呢?

“不管他听不听的到。我都会,一直——”

一直守护着他。

库丘林也在那天的修炼场。尽管并不是克制的职阶,他还是被斯卡哈撵了去。

他听到了。然后他开始犯迷糊。

早就知道“卫宫”这个姓氏下面都是一群麻烦的人……

麻烦到,他身为英雄的骄傲和自尊,都好像被侮辱了一样。

那嘲讽的冷哼,是在说:你这个大英雄的那点脑容量,理解不了尘土之中蝼蚁的挣扎。

好气啊。气的想找个人好好打上一架。

于是他在厨房门口拦住了惹他生气的对象。

今天的库丘林不太对劲。

“老子想打架。”猩红色的眼睛里喷吐着怒火。

“没空。”

一拳揍了上来。

……然后就打了起来,在伽勒底的走廊里。

没人劝架,御主带着一半的从者跑去了特异点,别的员工早躲远了。

最后卫宫被蓝衣枪兵仗着筋力优势按在了墙上。

“闹完了吗,你这不讲理的疯狗。”

“不许叫——”

说到一半停了。红色眼眸里的火熄灭,整个人的气势都暗了下去。

他松开弓兵的衣领,一言不发转头就走。

然后被突然拉住,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地砖。

“你最好解释一下。”

口吻冷漠,但是习惯了听弓兵讲话自带翻译器的枪兵,感受到了钢灰色视线里的一丝担忧。

更气了。

他喜欢这个家伙。没有道理的喜欢。

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办法承认。

一次次看着对方把自己逼到死角,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活人看待,像个机械一样战斗,不论是和敌人还是自己……

他受不了。

明明身为英雄却没法保护他,明明身为英雄却放不下身段去保护他。

那红衣的背影,在他看来是大写的拒绝。

再次转过身,面对着那两道永远紧蹙的白眉,和微微张开似乎又要说出什么讨厌话语的嘴唇——

库丘林放弃了思考。

他吻了上去。

氧气被剥夺的时间似乎有一个世纪。

两人终于分开的时候,弓兵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空白,然后,带着一丝窒息造成的潮红,突然挑起嘴角。

“哼。”

库丘林不关心那笑容的来由,是因为看穿了他的心思,还是单纯的以为,那吻就是个心血来潮的恶作剧。

他下定了决心。

“不管你怎么想。”

“以后。”

“老子……”

突然语塞。

该怎么说?

“一辈子守着你”什么的,也太……

Master某天看的甜筒广告突兀的闯进库丘林脑海。如此自然而且水到渠成。

“吃定你了。”

END

番外小剧场:

(躲在拐角偷看的小黑:嘿嘿嘿~

哥哥竟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

不给我和伊莉雅做好吃的就告诉妈妈喔~

茶:【满面涨红把狗一脚踢飞】)

————————————————————

爽完就跑真刺激诶嘿~不负责售后~

https://www.fanfiction.net/s/12505200/1/The-First-Rays-of-Dawn

前两天整理自己lof看到《晨光》那篇旧文,就突然想测验一下自己现在写文还有没有翻译腔......

于是手一贱把它翻成了英文(。

然后绝望的发现自己翻译腔还是很严重(。

没啦(。

存个圣遗物(?)

……老师没用通用译名,我半节课才弧过来……

这特么不是小安么()此世全部之恶

——————————————————————

不过型月设定的话,萌萌哒小安不是魔神而是人类啦,只是被仪式赋予了“恶”的概念……

所以是最弱从者没有之一……背负的诅咒倒是灭世级别的。

反正非洲人没有(怨念.jpg

徒劳无功不断重复的家伙……

切嗣爸爸你说的是阿茶吧?!是吧?!

快说出来不然你儿子会扣你甜食的!

(日常卡文1/1)

虽然是扔了快半年的小号()

连茶都没有的小号()

不过flag就是flag

准备开始还愿

————————————————

不过切嗣爸爸这台词……

真的让人心疼呢。

————————————————

大号一咬牙去氪了158……一次十连也出了。

开心到爆炸。

(孔明老师抱歉,大帝没有来找您……QAQ我去养幼帝)

一点不成样子的小思考,跟大家共勉。

——————————————

最近才突然想明白一件事。

写同人,要想尽量不ooc,关键的一点是:

写“我觉得TA在这种情况下会去做的事”,而不是“我想让TA做的事”。

——————

……大概是这个样子自己才会码那么多没营养水货?

出于想要弄明白,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说什么样的话——的这种心理?

越是喜欢到想要紧紧抱住的角色,越不愿意让他在自己笔下被扭曲。

然而越去仔细琢磨这个角色是什么样的人,越发现自己根本不够懂他,自己烂到掉渣的文笔也不足以把他写的丰满。

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

p.s. 感觉自己欠鹤球一个交代……旧段子里面把他写崩了,直到他被我锻出来才开始慢慢懂他()流离失所的刃生,有点“天地一沙鸥”的感觉呢。但是他又那么有活力,感觉给人“惊喜”的成分比“惊吓”多很多……喜欢这样的性格。谢谢鹤球不嫌弃我,还愿意来我的本丸()

p.p.s.明天开zero池子,立个flag,出了切嗣爸爸我就去写切爱丽()